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回眸 >>文史資料 > 稿件
一張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朱學范與“中國勞協”

  同所有文化遺產一樣,民革前輩遺物,也是某一特定歷史時空下的產物。它不僅見證了民革前輩個人生命歷程中的精彩篇章,也見證了那個時代某些重要歷史事件。看似簡單,實則蘊含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客觀解讀民革前輩遺物背后的歷史文化信息,有助于了解前輩在某一歷史時期的貢獻,也有助于豐富近代以來中國歷史內容。

  2018年,我在金山區文廣局掛職指導金山區博物館策劃《抗日風云中的勞工領袖——朱學范文物、文獻展覽》時,有幸接觸到朱老家族存放金山區的7本老相冊,內含珍貴照片200余張。在眾多照片中,一張小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這張照片不僅出現在2011年團結出版社《朱學范傳》290頁,就連中共上海市委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編的《上海人民革命史畫冊》(1989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第366頁)中,也有收錄。畫冊關于這張照片的說明文字如下:1948年8月1日至22日,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在哈爾濱舉行。上海代表17人參加,會上恢復了中國工人階級統一的全國組織中華總工會。中國勞動協會理事長朱學范和上海代表團成員等合影。

  《上海人民革命史畫冊》對照片的說明言簡意賅。但這張照片能在《上海人民革命史畫冊》解放戰爭部分占一席之地,其歷史地位不言自明。可惜,今天很多人看到畫冊中關于這張照片的說明時,依然云遮霧繞。這里擬對1948年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上朱老與上海代表團合影的關鍵信息略作解讀。

    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上的中國勞動協會理事長朱學范

  在解放戰爭史上,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具有重要歷史地位。民革前輩朱學范,是出席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的重要歷史人物。

  《上海人民革命史畫冊》在介紹朱學范參加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的身份時,稱他為“中國勞動協會理事長”。“中國勞動協會”,簡稱“勞協”,于1935年成立于上海,最初為勞動文化團體。該會會員分團體會員與個人會員兩種。“勞協”會員最多時,有200余萬人。1943年,“勞協”團體會員,除陜甘寧邊區總工會外,作為支柱的是中華全國郵務總工會、上海市總工會、海員工會、鐵路工會和一些縣、市總工會。

  朱學范是在1935年2月“勞協”第一次理事會上當選為常務理事的。抗日戰爭爆發后,“勞協”內部分歧日益加劇。以朱學范為代表的一部分人,響應共產黨全面抗日的號召,為動員和組織全國工人團結抗日而努力,成為中國共產黨團結合作對象。1937年12月,“勞協”總會從上海撤退。1938年2月朱學范以國民黨上海市總工會執行主席,中國勞動協會常務理事身份從上海撤出,經香港、廣州等地輾轉來到武漢。他與各地工會領導人座談,討論建立全國工人統一的抗日組織,得到包括陜甘寧邊區總工會在內各地工會組織的積極響應。后來由于國民政府的反對與阻撓,中國工人抗敵總會流產。但在抗日戰爭如火如荼的形勢下,國民黨統治區的“勞協”同陜甘寧邊區總工會的公開聯合,為全國工人階級的團結,建立了一個起點。

  1938年7月,“勞協”總會由武漢遷移重慶。在大后方,“勞協”以推出工人福利,促進工人生產,加強抗戰力量為中心任務。在國際上,朱學范以“勞協”領導人身份利用參加國際會議機會,進行國際工人宣傳和聯絡工作,加強援華力量。1936年,朱學范代表中國勞工出席在日內瓦舉行的第二十屆國際勞工大會。1937年6月,朱學范在日內瓦第二十三屆國際勞工大會上,當選為國際勞工組織理事會副理事。1938年6月朱學范參加國際勞工大會時得悉國際工會聯合會將召開執委會,他即電請國民黨中央允許“勞協”參加國際工聯,借以爭取世界各國工會特別是英美工會的支持。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批準“勞協”以中國全國工會組織的名義參加國際工聯。“勞協”通過加入國際工會聯合會,從原來的勞動文化團體,演變為全國性的工會組織,在國際上它被承認為中國工會的代表。

  1939年12月,“勞協”在重慶召開第二屆年會,朱學范當選為理事長。在這屆年會上,“勞協”同意陜甘寧邊區總工會為“勞協”的團體會員。1943“勞協”第四次年會上,朱學范仍然被選為理事長。1944年朱學范以“勞協”理事長身份參加在美國費城舉辦的國際勞工大會,并當選為非常任理事。中國工運發展及勞協活動,受到國際工運領袖的重視。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即將結束時,英美國家工運領袖邀請中國工運領袖一起籌建世界工會聯合會。1945年2月,朱學范代表中國“勞協”參加世界工會代表會議。同年9月,經過朱學范等人的積極爭取,解放區工會代表鄧發參加中國勞動協會代表團,一起出席在巴黎舉辦的世界工會大會。在這次會議上,朱學范當選為世界工聯副主席。解放區工會代表鄧發當選為世界工聯執行委員會候補執委、理事會理事。劉寧一當選為世界工聯候補理事。這次會議后,解放區職工會決定加入“勞協”。朱學范對解放區工會全體加入“勞協”表示歡迎。

  抗戰勝利后,朱學范領導的“勞協”與國民黨政府獨裁政府矛盾激化,1946年8月,國民政府武裝接收“勞協”福利機構,“勞協”與國民黨決裂。在中國共產黨幫助下,朱學范及“勞協”領導機構,遷移香港,繼續工作。

  1948年1月,朱學范在倫敦以“勞協”理事長身份發表對目前時局的宣言,號召中國工人擁護消滅蔣政權的民主革命運動,擁護及幫助全國農民實行土地改革,擁護一切為民主而斗爭的政治力量,來建立中國人民的愛國統一戰線。

  1948年2月,朱學范、劉寧一來到哈爾濱,并致電毛澤東、周恩來,明確表示擁護毛澤東所作《目前形勢與我們的任務》的報告,愿意在毛澤東、周恩來領導下,徹底粉碎蔣政權,驅逐美帝國主義……

  1948年8月1日至22日,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在解放區哈爾濱市召開。朱學范以“勞協”理事長身份出席會議,并多次發言。他完全擁護中共中央五一勞動節提出的召開新政協會議,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聯合政府的號召。在這次大會上,恢復中華全國總工會作為全國性工會組織。朱學范代表中國“勞協”宣布該會作為團體會員參加中華全國總工會,朱學范當選為中華全國總工會副主席。為了實現組織與思想的統一,1949年11月底,中國勞動協會宣布在北京召開代表會議,全體代表一致通過了結束勞動協會組織的重要決議。從此,中國勞動協會成為一個歷史名詞。

  朱學范與參加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的上海代表團成員

  上海是近、現代中國的大都市,也是近、現代中國產業工人最集中的地區,工人運動和工人組織發展早、影響大。自1919年“五四運動”始,上海工人階級開始登上歷史舞臺,成為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近現代歷史上,不少工人運動領導人,從上海走向全國,為新中國的誕生作出貢獻,民革前輩朱學范為其一。

  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上海總工會成立,李立三擔任上海總工會委員長。朱學范當時參加了上海郵局職工罷工運動,并將郵局職工捐款給上海總工會。五卅運動結束后,朱學范參加了上海郵務公會成立大會。

  1927年,三次工人武裝起義期間,上海總工會發布總同盟罷工命令。上海80萬工人參加總同盟罷工。朱學范所在的上海郵務公會改名為上海郵務工會,組織行動委員會及郵工糾察隊,參加罷工。“四·一二”政變后,上海總工會被查封。但其他上海工人組織并未停止活動。1927年上海郵務工會召開第五屆委員會上,朱學范被選為執行委員兼交涉科長。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上海郵務工會為上海七大工會之一。其它6個工會分別為:上海商務印書館印刷廠工會、上海商務印書館發行所工會、報業工會、上海南洋煙廠工會、英美煙廠工會、華商電氣公司工會。1929年—1930年,朱學范參與籌建全國郵務總工會。1932年全國郵務總工會正式成立時,朱學范被選為該會常務委員會委員。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朱學范代表上海郵務工會參加抗日救國聯合會,并擔任調查科科長。1931年9月26日,上海20萬市民在上海公共體育場舉行抗日救國市民大會時,朱學范出任大會總指揮,郵務工會負責大會交通。12月19日,上海特別市總工會成立,朱學范等被推舉為執行委員。1931年底,上海特別市總工會與上海市總工會舉行執監委聯席會議,合并成立上海總工會。“一·二八”淞滬抗戰中,朱學范帶領上海郵務工會會員積極參加抗日活動。戰爭結束后,朱學范被選為上海市總工會主席。

  上世紀三十年代,受世界經濟危機和日貨傾銷的影響,上海工商業情況一年不如一年,工人處境日艱。為爭取生存,上海工人罷工此起彼伏。據統計,1935年上海全市罷工近百次,約80萬工人參加罷工。朱學范所領導的上海總工會,在調解日益尖銳的勞資糾紛中,發揮了積極作用。1936年11月,上海日資紗廠總罷工運動中,上海總工會以合法形式,支持罷工運動。1936年三、四月,朱學范被國民政府選派為出席第二十屆國際勞工大會代表。1937年第二次淞滬抗戰期間,朱學范以上海市總工會主席身份領導上海工人參加抗日活動。他參加上海市各界抗敵后援會活動,擔任上海市抗敵后援會宣傳委員會委員,并出任工人抗日武裝——別動隊第三支隊隊長。

  國民政府內遷后,朱學范的活動范圍雖然主要在武漢、重慶及國際勞工舞臺。但朱學范與上海的關系一直沒有中斷。他領導的“勞協”主要的群眾組織基礎仍然是上海市總工會和全國郵務總會。1936至1945年,朱學范一直以中國勞工代表身份,參加國際勞工和工會組織會議。他發言的素材部分來自其對上海工人情況的調查與研究。朱學范從國際上爭取到某些英美國家的援華基金,通過“勞協”舉辦社會福利事業,上海內遷工廠及工人,也是重要受惠者。在上海、重慶等國統區城市工人中,朱學范有一定威望和群眾基礎。

  抗戰結束后不久,朱學范與國民黨政府的關系不斷惡化,回到上海后,他主動向中國共產黨靠攏。

  1948年4月,國民政府為挽救其失敗的命運,在南京召開國民黨工會代表大會,宣布成立中華民國全國總工會。為適應全國革命形勢迅速發展的需要,粉碎國民黨建立全國總工會的花招,中共中央“五一口號”中發出“建立全國工人的統一組織,為全國工人階級的解放而斗爭的號召” 。“勞協”理事長朱學范積極響應中國共產黨五一號召,通知上海等地“勞協”會員推派代表列席中國第六次勞動代表大會。出席該會的有解放區職工聯合會代表,“勞協”代表,各解放區工會的代表和國統區城市工人代表等。朱學范在會上作了《關于國民黨統治區職工運動的報告》。作為國統區上海市的工人代表,在千里之外的哈爾濱,遇到上海市工會老領導朱學范,倍感親切。于是,來自上海代表團的17名工人代表與朱學范在哈爾濱拍攝了文章開頭所講的那張照片。

  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后,朱學范領導的上海勞協代表與出席會議的上海代表一起,積極響應大會號召,組織上海市工人盡力保護機器,阻止和妨礙國民黨反動派的破壞,迎接人民解放軍。人民解放軍到達后,上海工人立即恢復生產,為恢復城市正常生活努力奮斗。

  在紀念上海解放70周年之際,本文嘗試解讀1948年8月朱學范與上海代表團成員在第六次全國勞動大會上合影背后的歷史文化信息,希望通過前輩的這楨照片,重溫朱老在上海解放前夕為建立新中國而奮斗的風采。

作者:胡寶芳 )
383棋牌财神捕鱼 排列3跨度振幅走势图 股票融资费用 15选5预测 巴菲特股票推荐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区间走势图 pk10赛车6码345678公式 贵州快3开奖软件 象泰配资 四川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棋牌游戏软件开发制作 北京快3下载 河北快3快3跨度表 澳洲幸运5哪里开的 如何开通创业板 股票k线图分析技巧 一分赛车开奖视频